实现经济数字化的途径:

数字化转型竞赛轰轰烈烈(三)

2021年04月29日 星期四, 13:38:02
 Font Size:     |        Print
 

归功于早日实施数字化转型,FE Credit的消费信贷市场份额占有率已超50%,维持榜首位置。

(人民报)数字经济的迅速发展,加上网络空间的扩展,有望助推越南经济攀升且可持续发展。然而,这同时给越南发展事业带来许多困难及挑战。因为,关于数字经济发展问题的体制系统、政策体系及其执行机构尚未同步,未见成效,因此尚未挖掘好潜力来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面向无现金经济

越南是东南亚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当今区内GDP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越南政府和国家银行已制定经济数字化转型计划,减少现金支付业务,旨在面向无现金经济。各家客户的消费需求猛增为消费金融市场带来值为1000万亿越盾的机会,并吸引许多单位入市,各周边市场开始转型并升级为消费金融市场。

行内专家评价认为,拥有13年提供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及智慧金融技术经验的数字借贷软件开发公司Kuliza同越南繁荣银行一人有限责任金融公司(FE Credit)的合作是把新技术应用于消费金融领域的最成功项目之一。由此,FE Credit的消费信贷市场份额占有率已超50%,维持榜首位置。

FE Credit副总裁阮成福表示,该公司已经主动同GoBear等技术公司合作并成功开发现代金融解决方案探索工具。拥有一个智慧虚拟客服及满足数十万客户的两种需求的两个智能服务情景,智能电话总机系统有助于FE CREDIT更有效地拓展客户。

信息技术的发展敦促各行各业企业转型升级。金融银行业也不列外,并把之视为核心发展方向。企业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CMSC-国资委)副主席阮玉景表示,数字化转型是每家企业乃至国家经济实现发展目标的方式。在国家数字化转型竞争中,迅速行动、先行一步的话将占优势,行动缓慢、推迟一步会导致竞争力下降且失去市场。因此,这段时间,多家银行早已注重实施数字化转型并把其视为发展的核心。各家银行之间的数字化转型竞争因而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激烈。

对此表示赞同时,本越股份商业银行(Viet Capital Bank)行长吴光忠表示,对银行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是当今及未来的必然之势。该银行今后计划成为从事金融技术领域的伙伴的银行平台及服务供应商,旨在在把数字技术与传统银行的融合起来的基础上给客户带来新体验。

越南东南亚股份商业银行(SeABank)多年来也积极开展数字化转型。该银行推出SeAMobile产品。这是适用于个人客户的电子银行应用程序,其拥有许多优越功能,例如转账而无需记住帐号,财务健康保健等。此外,SeABank已成功与VNPT Pay电子支付平台实现对接,推出三星智付功能等。

此前,2017年初,越南先锋股份商贸银行(TPBank)推出TPBank LiveBank产品并逐渐成为数字银行领域中的领头羊,推出许多现代产品。2018年,东方商业股份银行(OCB)推出OCB Omni应用程序,南亚银行推出OPBA数字银行操作平台,最近是电子身份认证信息系统(eKYC)等。

越南先锋股份商贸银行(TPBank)行长阮兴表示,开展电子身份认证信息系统(eKYC)两个月后,该银行成功开张的用户近5万个。这是令人印象的结果,也是该银行给客户带来便利的强有力证明。

作为年轻银行的TPBank(于2008年成立)无法与其他悠久、大型银行竞争,因此该银行计划实施数字化转型以成为技术银行和数字银行。由此,TPBank从越南质量最佳商业银行排行榜上的第42位进入前十,总资产为20多万亿越盾,年均增长率为30-40%,与此同时员工人数增长4-5%,原因在于简单劳动被人工智能取代。

越南国家银行支付司代表表示,越南人口规模大(9600万人)、人口年龄结构处于黄金时期(劳动年龄人口约为5600万人)、智能手机普及率为72%以上、因特网用户达6200万。鉴于上述优势,越南的数字银行发展前景广阔。这段时间,国家银行出台了许多政策来促进无现金支付业务。当今,大多数银行正在大力促进数字化转型与建设数字银行模式。

数字化转型进程中的挑战

虽然各家银行的数字化转型进程取得许多积极进展,但是他们仍要面对不少挑战。越南PwC总经理、负责数字化转型事务经理武晋龙认为,最大的障碍之一是以满足业务需求的符合技能、规程及合作文化实行数字化转型任务的银行人力资源短缺,改变有关客户及客户体验的思路,开发新品、实施产品及服务转型等。确定方向并越过上述挑战就是决定数字化转型进程成功的因素。

安永(越南)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副总经理阮垂杨表示,数字化转型进程遇到困难的原因就是各家银行尚未确定针对数字化转型进程与银行经营战略之间的关系的愿景。目前,有关数字银行发展领域的法律体系空白弥补工作缓慢,法律滞后于技术的发展等,因此未能满足为银行体系适应数字化转型现状提供便利的要求,其导致各家银行对推出新产品一事谨小慎微,保持旧工作方式等。与此同时,对金融技术基础设施的投资战略实施缓慢并缺乏配套性。服务于数字金银发展的信息技术人力资源有限。

对此表示赞同时,国家财政监督委员会监督政策协调与研究处处长范春雄表示,技术革命不仅涉及着数字化转型问题,而且覆盖着体制系统及政策体系的改变等领域。与此同时,应抓紧建设优质国家数据库,才能推进银行及数字经济发展。

在当前的背景下,地区乃至世界的变化尤其是与数字化转型趋势有关的变化敦促经济社会迅速发展。2020年被视为全世界遭遇狂风暴雨的年头。Covid-19疫情给大多数国家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及后果不堪。全球供应链中断,供应总量及需求总量都下降,财务风险加剧,导致全球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在此背景下,Viettel Post副总裁阮黄龙表示,数字化转型进程中的最关键在于人力资源。当今竞争趋势不仅在企业层面上,而在部门行业层面上进行,因为成品不光依赖于任何具体环节。从宏观方面来看,政府及各大协会应为给地区乃至世界其他产业产生影响并具有突破性的工业产业出台优惠政策。

微软(越南)公司总裁范世长认为,数字化转型和数字化等进程的最大负面影响就是企业依靠甚至是依赖于技术,而不能掌握技术。特别是,数字化转型将提出有关确保信息安全的挑战。企业实施数字化及数字化转型时,或将遭遇被袭击的危机,导致数据更容易丢失。此外,企业在认识方面上存在跟风现象。不仅如此,数字化转型活动零敲碎打,尚未构成系统性的整体架构。上述负面影响值得担忧。所以应充分意识到数字化转型并不是儿戏。

沃联高科(越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杜光荣认为,目前越南企业对数字化转型还持有迟疑不决态度,尚未对其带来的价值有充分了解。数字化转型是具有广泛含义的概念,因此需要一步一步地实施。如果企业不抓紧改变对数字化转型的认识,他们一定会慢于其他企业并滞后于世界的变化,生产经营与融入活动随之将遭受影响。正因为还没确定对数字化转型的准确发展方向和愿景,因此越南企业正面对的共同问题,就是因有所顾虑而不敢进行数字化转型,他们害怕不能成功,更害怕失败。(未完待续)

《今日报》记者 阮雄、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