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平旅游业在竞争中创造吸引力

2022年08月03日 星期三, 12:40:25
 Font Size:     |        Print
 

长安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

(人民报)地处红河平原地区南部的宁平省正在利用“聚山汇水”等其它多种资源的优势,实现旅游产品多样化。从而,根据国内外游客的趋势、嗜好和需求为目的地创造吸引力。

这些天来,宁平省旅游从业者匆忙地迎接游客,恢复和发展旅游活动。在炎热的夏日阳光下,众多国内外旅游团纷纷前往长安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和华闾古都区;拜订寺信仰旅游景点,以及该省许多其它著名的旅游景点。

游客人数急剧增加

2022年初至今,宁平省旅游业已接待游客近180万人次,相当于2021年同期的近205%。其中,外国游客超过1.8万人次,相当于2021年同期的近145%。旅游收入估计超过一万亿越盾,相当于去年同期的近190%。

迎来旅游市场的复苏,各家企业推出了许多新产品,如体验华闾古镇空间(再现宁平古地的典型文化和历史之美);观光旅游景点结合推介全国传统手工艺村的产品。来到这里,游客能够参观文林刺绣村、宁云工艺石村、木工村的产品;菩八陶瓷制品、菩提画、南定省懿安县青铜铸造产品、漆器,北宁省东胡画等。在古今文化空间中,游客可以品尝到全国各地的各种美食。或者你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在海蚀的痕迹仍然完好无损的麒麟山顶上的 水亭、迎风旁边“打卡”。另一款面向青年的旅游产品“在太阳下放松”吸引了众多年轻人。那就是露营、睡帐篷、体验农民播种、植树、照顾动物;篝火晚会,参加划船、观光服务等的形式。

七月,如果你想拍美丽的自然照片,你可以去位于儒关县的菊芳国家公园。在原始丛林中蝴蝶般翩翩起舞, 就像眷恋近日在儒关山县举行了“菊芳山林旅游周和各民族文化体育日”似的。儒关共有近三万名芒族人,仍然保留着许多传统文化特色,如芒语交缘歌、锣钲舞等。本土文化因素和使用乡村美食的趋势也有助于满足四面八方游客的体验旅游趋势。

宁平省人民委员会副主席陈双松表示:“本着恢复和发展旅游业的决心,宁平省着力指导职能部门和旅游从业单位开门迎接游客,确保安全,适应疫情。宁平省提出的目标是成为全国的旅游中心,将旅游业成为一个先导经济产业。然而,宁平省旅游的弱点是极具吸引力的旅游产品和服务不多,缺乏商业区,豪华酒店和度假村,缺乏专业的人力资源”。

改变以适应趋势

包含地貌和地质价值的原始石灰岩山脉,周围环绕着许多山谷、湖泊及苍茫的河流,构成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认为“双重”遗产的长安名胜群。根据宁平旅游协会的评估,宁平省旅游的优势在于有很多与历史文化相关的旅游资源,如长安遗产、华闾古都、拜订寺信仰旅游区、被称为“陆地上的下龙湾”三谷—碧洞、通岩鸟园、云龙湿地自然保护区、金山海岸生物圈保护区、菊芳国家公园。此外,庙会旅游、手工艺村,与美食相关的农业旅游等产品群也十分丰富。在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决心下,这些优势正在为推动疫情后的宁平旅游业快速复苏注入新的动力。

旅游总局市场司的数据显示,宁平省目前在越南旅游竞争力指数排名中排名第10位。然而,宁平旅游因四五星级酒店数量、酒店客房数量、旅行社数量、住宿和饮食场所管理人员低等诸多不足之处而一直没有实现突破。一些旅游区和旅游景点的产品出现重复,娱乐服务、购物、夜间经济活动的缺失也难以吸引游客长期停留。

为使宁平省旅游业实现可持续发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河内办事处的一位代表表示,地方须注重实现旅游产品的多样化,并建立按主题的旅游项目以把各目的地连接起来,为游客创造特殊体验,例如生态旅游、历史信仰文化旅游、度假旅游、美食之旅、参观传统手工艺村等。

瑞士可持续旅游计划专家组组长道格拉斯·海恩斯沃思也建议:“旅游发展必须关注两个主要因素,即游客数量和消费,以打造合适的旅游产品。宁平拥有美丽的自然风光、遗产,历史文化遗迹和许多寺庙。如果宁平的旅游业和企业将自然与资源结合起来,就会创造出吸引愿意在高水平消费的年轻人的体验式旅游产品。

宁平省旅游部门代表表示,该省正在努力保持其作为越南旅游版图上前 15 名目的地之一的地位,通过连锁、适当的安排创造独特、有吸引力和特色的产品,同时同步采取多项措施,如以数字化转型方式提升新时期旅游促进推广活动的效率;发展与品牌结合的产品;发展服务于游客的应用程序和智能实用程序等。

宁平省各级政府已吸收专家意见,并将在把旅游发展成为先导经济产业,把宁平省建设成为国家重点旅游区的战略中将其落到实处。与此同时,该省须采取各项积极的措施,例如加强改革有关旅游的国家管理;着力指导旅游经营单位落实好确保疫情防控安全工作的任务,一方面提高服务质量,一方面发展生产经营活动;鼓励组织和个人投资建设服务于旅游的技术基础基础;推动在国内外举行的旅游促进、宁平旅游形象推广活动;提高旅游发展中的人力资源素质和社区意识。这是宁平省旅游业在竞争中创造吸引力与越南旅游业“腾飞”的机会。(完)

本报记者 黎鸿